国际足球庄家集团之间日益增长的博弈造就了体育业的许多精英团队和高明策略,这不仅仅限制于足球预测本身,其他多种体育竞技项目也逐渐受其影响,而赛马是其中获利最多并且最具挑战性运动之一,红盘体育将在本文为大家讲解这两个体育运动巨头之间的关联。

足彩业的竞争

足彩业在欧洲和亚洲的交易量巨大,已成气候,但是任何一个市场分析人员都较难对这个行业进行精确的估值,其主要原因在于大部分亚洲的“地下球庄”或者所谓的“黑市”(更不用说通过类似交易进行金额骇人的非法玩球活动的其他各大洲)通过透支而不是现金支付来进行交易。这也就意味着要对这个行业的交易额和交易率进行准确的统计是不可能实现的。但红盘体育可以肯定的是,这对任何规模的精于量化和算法的技术型体彩公司来说都是巨大的商机。

英国有四到五个“顶级”足球庄家集团,它们可以通过在欧亚间不同的帐目和交易所(透支和现金)的纯套利统计进行盈利。除此之外他们也可以通过给出“实价”在长期上占领市场,从而获得盈利。这些市场的佼佼者们拥有由最干练的技术数据统计专家组成的精英团队,同时结合快速先进的分析手段、核心数据、以及第一时间获得的情报信息来获得丰厚的利润。在这四五家集团中,有的甚至在英格兰收购了几家发展中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并且经营的相当成功。

不仅这些进入足彩市场的“聪明”的参与者和团体在数量上有较大增长,在一些大的集团之间还存在着充满火药味的竞争,这带来了两个影响。首先,世界上每一个足球联赛的每一场比赛的每一次赔率价格都逐渐接近其“实价”,这种竞争使得庄家之间不断缩减市场利润,同时这也导致了足彩的账面价值变得越来越难以攫取而且其销售净利率至少在长期上不会很令人满意。而且现在足彩市场上出现了一批五年前都不成规模的经济体,这一切也导致大型足彩集团把目光投向那些体育市场被占有率低而且有机会牟取暴利的体育竞技项目。

从足球到赛马

从足球到赛马

马彩的兴起

而国际赛马市场就是这样一个绝好的选择,不仅最大的几家集团开始对这块市场投入时间和财力进行开发,一些“二流”的庄家机构也跃跃欲试地想要进入这一竞争小并且获利高的新兴体育市场。相对于足彩来说,其门槛并不算高(只需注册一个可供交易的网站账户即可),真正的障碍是已有的赛马的彩池下注。这里我所谈论的并不包括英国和爱尔兰的赛马,由于庄家的垄断、较少的财力投入以及较小的规模,使得这片区域在国际上往往被轻视,我想要讨论的是在香港、美国和澳大利亚这类拥有真正机遇的市场。

在欧洲足彩业,精于量化分析的技术型的公司和集团打进市场的方式非常直接。入门级的公司会和一些交易所进行合作,比如Betfair和Betdaq,成功之后他们将快速寻找能快速发展,低手续费,高价位并且流动性强的一个平台。有许多这样的机构能够介绍彩民到亚洲信贷市场的公司和交易所进行交易,对赛马来说,建立这种行业机制是要求则更高些。

在开始阶段,必须通过彩池下注(英国境外)来进入这个市场。在美国、澳大利亚、香港、法国、瑞典、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的司法管辖范围内这个行业被控制得相当严格,并且赛马业在这些国家中被相关赛马的法律规定牢牢控制着,通过得到许可的彩池来下注是许多赛马玩家的唯一途径。利用国际彩池下注网络也并不困难,但是彩池下注的核心架构,即大量的彩池抽取,成为了最大的障碍。

马彩市场的流动性

赛马的彩池是通过将所有对特定的赛马比赛的下注“存入”彩池,从中抽取一定的比例(最高20%的总注),剩下的用来支付获胜者,返回彩池的那部分将按胜出的马在彩池中被下注的比例进行计算。它同样可以提供“异国”市场的下注方式,比如位置下注和三重彩这两种。当然,从博弈方的角度来看,对这样一个系统的主要阻碍来自于靠总注的20%很难来维持稳定的利润额,回扣因此应运而生。

从彩池中抽取的那部分支付给了赛马业,上述国家或地区提供的奖金关乎着参赛马匹饲养员,马匹主人,驯马师,以及骑师的命脉。另外,赛马比赛的举办场地-跑马场也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只要市场状态健康,彩民兴趣不减,赛马业就可以持续发展下去。但是吸引彩民下注的是丰厚的奖励即彩池,而且彩池越大,庄家则需要更多的彩民提供他们市场的可流动性。对于资深足彩集团来说这是十分诱人的,同时这也是吸引众多大小形式不一的机构试图打破这个模式的原因。

赛马

赛马

为了达到每一场赛马的资金可流动性的最大化,在上述国家或地区的赛马公司都会提供一定的回扣给任何下注达到年均1000万美元的庄家机构或者集团。而庄家集团所经手的交易额越大,所得的回扣也就越多。所以,门槛就在于,如何在即便有回扣的前提下,每年下注超过1000万美元且不损失太多的钱。答案在现有的足彩建模架构中可以找到,那就是数据、统计和计算(《足球预测中的数学与统计》)。

足彩与马彩的异同

和足彩的数据不同,赛马的数据量相当庞大,一些以盈利为目的的数据供应商可以提供成千上万的不同数据,包括可以追溯到10年前的每一场赛事,每一匹参赛马匹,每位骑师和驯马师等等,这对于任何统计师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但是,对于现有的将近24个“顶级”的世界级赛马机构来说,赛马市场定价已经非常的成熟,而且数据市场也逐步由契合实际的行情逐步向前发展。足彩集团依赖于与竞争对手的数据差异,比如参赛球队的最新信息和赛后的量化分析。同样,赛马集团把观众提供的极具个人性的数据纳入相关算法,从而持续完善他们的数据分析团队。在彩池下注的赛马市场中,有关驯马师,马主,骑师等等的信息相比较起来几乎对下注没有什么影响,那是因为彩池容量大,每一个人都想竭尽全力的赢得每一场比赛的下注(尤其是在庄家集团获得最大利润的顶级纯种马的赛马比赛中)。

与足彩建模不同,为了对这种赛马奖池进行建模,庄家集团必须牢记交易额最少要达到能够拿到回扣的标准。这就意味着“价值定位”更具挑战性,因为必须为占相当大的比例的赛事设值建模,交易率也非常高。

足球

足彩集团和马彩集团的比较有些类似在金融市场中比较股票和外汇交易集团(《足球预测与金融业的相似和差异》),虽然最根本的策略大同小异,但是把一个市场的核心概念转移到另一个市场上还是非常不容易的。众所周知,几家最大的足彩集团已经尝试彩池下注的赛马彩(它们已经取得不同程度的成功),同样对马彩集团也是一样情况,但是没有任何一家集团同时成功地占据两个市场,这就是证明足彩和马彩市场完全不同的最好证据。

马彩的未来

对于一些专业性强,资源丰富,并且足够沉得住气的庄家公司来说,对马彩进行建模分析是相当有吸引力的,而马彩的利润远超过最赚钱的足彩市场。跨过门槛和取得真正的成功是看上去不那么简单,一些深喑商道财力充足的机构也在不断的努力中伤痕累累。但是,如果选择了恰当的合作者,并且得到了相关领域经验丰富的专家的指导,那么成功则指日可待。